• 周四. 5 月 23rd, 2024

转变矿业固体废物污染治理总体思路

固废治理实施方案_固废治理_固废治理的现状和前景

如何用好矿山固废,变废为宝,彻底解决尾矿库一系列生态环境和安全生产风险问题? 专家指出,传统的矿山固废管理思维已经不能满足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必须及时转变管理思维。 4月26日至29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将审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 有专家建议,将充填采矿法的要求纳入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法,为采矿固体废物回填地下采空区提供法律支撑。

3月28日,黑龙江省伊春鹿鸣矿业有限公司尾矿库4号溢流井倾斜,导致尾矿砂泄漏,严重影响下游地表水饮用水源地水质安全,给松花江下游带来严重的水质安全问题。 威胁。 经过环境应急处置成功,4月11日凌晨3点监测数据显示,尾矿库泄漏的特征污染物钼已得到有效控制,呼兰河钼浓度已全线达标。

这是最新一起尾矿库事故引发环境安全风险的突发事件。 此前,我国8000多个各类尾矿库曾发生过水污染或人体健康损害事件。 越来越多的专家呼吁,转变矿山固废污染治理总体思路迫在眉睫。

传统治理理念亟待转变

据《中国环境统计年鉴2016》显示,采矿业工业废气排放量0.84万亿立方米,占我国排放总量的1.23%; 采矿业废水排放量22.5亿吨,占我国排放总量的12%; 采矿业我国工业固体废物排放量14亿吨,占我国排放总量的45%。 如果加上煤矸石,采矿固废排放量占工业排放量的80%以上。

除了尾矿库事故外,占地较大的矿山固废堆放场以及煤矸石堆、矸石堆等造成滑坡、塌方的风险也很高。 目前,我国尾矿、废石、煤矸石等矿业固体废物库存量约为146亿吨,并以每年20亿吨以上的速度增长。 直接占用和破坏土地面积达1.7万至2.3万平方公里,并以每年200平方公里的速度增加。 近年来,甚至达到了每年340平方公里的增长速度。

环境保护部原总工程师、中华环保联合会副会长杨超飞指出,多年来,我国应对矿山固废污染的主要治理思路是建设尾矿库、废石库堆放场和煤矸石堆场,用于储存采矿废物。 固体垃圾。 这种管理思路只是避免了矿业开发过程中固体废物随意倾倒等无组织排放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减少固体废物的产生。

杨超飞表示,矿山固废综合利用非常有必要,很多地区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但矿山固废的综合利用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一是目前矿山固废综合利用主要是生产建筑材料,而建筑材料普遍较重,受运输半径限制,市场条件恶劣; 与山地一样,采矿引起的地面沉降和采空区沉降问题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三是采矿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相对于固体废物排放总量仍然有限,无法从整体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应对。 矿山固废带来生态环境污染、生产安全隐患等诸多挑战。

“传统的矿业固废管理方式已经不能满足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及时改变处理方式,要求矿山开采已成为矿业健康发展的必然选择。公司将尾矿、煤矸石、废石等固体废物回填到地下采空区。” 杨朝飞说道。

回填不会造成二次污染

矿山固体废弃物回填地下采空区已越来越普遍,许多地区和企业已开始积极探索。

以新疆阿西金矿露天处理及全尾矿地下膏体充填项目为例,原来传统充填技术的水泥消耗为0.24吨/立方米,而膏体充填技术则下降到0.09吨/立方米。 节省成本40.5元。 仅水泥一项,年可节省成本1012.5万元。

湖南闪星锑业有限公司采用膏体充填系统,减少了对湘江流域的重金属污染,延长了矿山使用寿命,从根本上消除了采空区安全隐患,保护了地下地表环境。 残矿回收率达到60%,可回收锑矿77.4万吨,新增产值23.22亿元。

杨超飞指出,膏体灌装技术在环保、安全、经济、高效等方面具有巨大优势。 包括固体废物利用率高、重金属离子不渗透、对地下水和土壤无二次污染; 充填体强度高,可将充填体与顶部完全连通,有效控制采场地压,提高生产安全性。 它还可以减少甚至避免采空区沉降; 进一步加大地表尾矿库的减量,减少浆液水泥用量,降低充填成本,提高矿物回收率。

研究表明,传统矿物开采方法资源回收率一般为40%~60%,而采用膏体充填开采方法后资源回收率可达85%~95%。 目前,我国浅层资源濒临枯竭。 专家指出,未来矿产开采深部化、智能化势在必行。 膏体充填开采极大地稳定了矿区地质条件,为深部开采提供了安全矿山。 强大的技术保障。 该方法唯一的缺点是膏体灌装系统建设初期投资稍高。

据介绍,我国在膏体灌装领域在基础理论、技术、关键设备等方面拥有10多年的研究基础,并建立了多个示范基地。 国产膏体灌装设备已基本取代进口设备,部分设备性能甚至优于进口设备。 同时在各种地质条件下的金属矿山、煤矿、化工矿山等矿山都有很多应用案例。 “目前,全国已有200多个金属矿山采用膏体充填采矿技术,技术和设备的市场应用已经比较成熟,广泛推广已成为可能。” 杨朝飞说道。

彻底治理有待新政策出台

4月26日至29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将审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改草案。 在此,有关专家指出,摆脱尾矿库危机,转变矿山固废污染治理思路,还需要更多的政策和监管支持。

杨超飞认为,国家应明确充填开采法的技术路线,加快矿山发展从传统的尾矿库、废渣山建设向尾矿、煤矸石、废石等固体废弃物回填到地下采空区。 为此,建议生态环境部将充填采矿法纳入矿山开发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报告编制和许可管理中; 应急管理部门将充填采矿法纳入矿山开发建设项目安全评价报告。

此外,还要加大矿山生态环境保护投入,将矿山固废污染治理纳入国家“十四五”发展规划。 实施矿山固废处理工程,对现有尾矿库、废渣山逐年回填、减量,优先解决危坝、病危废渣山、地震尾矿库、废渣山加快解决矿山行业急需治理问题。 环境保护的历史债务问题。 同时,有条件的地区可利用工业废物和垃圾焚烧发电厂的粉煤灰对地下采空区进行无害化回填。

杨朝飞建议全国人大将充填采矿法的要求纳入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法。 具体来说,矿山企业应将“尾矿、煤矸石、废石等采矿固体废物回填至地下采空区,回填物应无害、安全,不会对环境造成二次污染”,为采矿提供固体废物。 为地下矿区提供法律支持。

专家建议,应加强矿业生态环境监管,将监管提上各级政府的议事日程,严格监管矿山企业自觉执行国家有关环境保护的法律和标准。严肃查处安全生产和违法排污行为。 加快制定矿膏充填技术标准,规范矿膏充填技术使用; 鼓励深化矿膏充填技术研发,进一步提高该技术的环境、资源、安全和经济效益; 在税收、金融等方面出台优惠政策,对推广使用绿色膏体充填技术的矿山给予支持和奖励。 (记者曹红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