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6 月 14th, 2024

人民日报临沂环保风暴始末

admin

11 月 22, 2023

环保的活儿,不好干。说它重要,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怎么强调都不过分。现实中,如何拿捏分寸,却非易事。若手段偏软,钝刀割肉,无关痛痒,群众有意见,上级打板子,于生态环境无益,于投资环境无补。若手段偏重,企业利益受损,会抱怨抵触;职工下岗分流,会影响社会稳定;经济指标下滑,会影响地方政绩。

2015年,山东省临沂市就面临这样的两难选择:因空气污染严重,被环保部公开约谈,、市长甫一上任,就挨了一个下马威;而铁腕治污之后,企业停产整治,职工息岗分流,又有反过来质疑政府踩急刹:治污导致6万人失业引千亿元债务危机……这个时候,如果党委、政府瞻前顾后,求稳怕变,势必进退失据。

为了经济社会的健康、持续发展,为了1100多万临沂人民的幸福,我们没有退路,唯有迎难而上!临沂市委林峰海语气坚定。

横下一条心,临沂不妥协、不退缩,坚持在微观上对少数严重污染行为实施‘急刹’,就是在宏观上对粗放发展方式进行‘点刹’,环保与发展两手抓、双促进,最终实现空气质量改善幅度居全省第一,经济运行整体平稳,反映结构效益和后劲的财政、税收占比、投资、消费等指标,保持全省较好水平。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大气污染防治能不能坚持?利用环保倒逼机制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到底有没有效果?临沂一年多的实践,对这些问题作出了回答。

叠加风暴接踵而至

2015年2月上旬,刚调任临沂市委的林峰海,还没踏上临沂地界,就接到市环保局电话: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正在临沂明察暗访!

林峰海摸不清环保部的意图。此时,跟自己搭班子的新市长张术平也尚未到任。简单的电话交流之后,他俩商定:张术平立刻赶赴临沂,配合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的督查工作。

此时,距2015年春节仅有10余天。在临沂的工业重镇罗庄区,盛阳集团的钢厂、焦化厂、建材厂,正在开足马力生产。刺鼻的气味,飞扬的粉尘,让人呼吸不畅。不过,多少年来都是这样,人们早已司空见惯。节日的喜庆气氛,并未因此受到影响。

盛阳集团董事长徐明华并不知道,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的暗访组,已经在附近做了大量调查工作。自己企业的污染情况,被摸了个一清二楚。

2015年2月25日,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了下来。环保部正式约谈临沂市长。这一天,距张术平被任命为临沂市代市长仅15天。

先是通报明察暗访的结果:部分企业存在未批先建、偷排漏排、超标排放等违法行为,区域环境污染问题较为严重……

触目惊心的污染场景,连同约谈的现场录像,很快在中央电视台播出。

画面中,张术平当即表态:我来接受这一次约谈,心情是非常沉重的,同时我的决心也是非常大的。我接受了这一次约谈之后,我向你们保证,我不会再接受第二次约谈。

3月1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深入报道。还未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天,临沂又迎来一场环保暴风雪。

环保部约谈之前,临沂市新班子已闻风而动,迅速谋划大气污染防治攻坚行动,出台《大气污染防治攻坚三年行动计划实施方案》,成立大气污染防治攻坚行动领导小组,下设工业治理、扬尘治理、机动车治理、生态治理及综合督查5个工作组,并于2月16日举行誓师大会。

干了多年的环保,临沂市环保局副局长王乐玉颇感意外。因为如此高规格的安排,在当地环保系统几乎没有过。市级领导班子全体成员、各相关部门单位、各县区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全部参加。尤其是对责任的追究,要求非常明确。不管部门的权力多大,都要听工作组组长的,确保板子打在一个人身上。

接下来的一系列举动,更让人意想不到。

被约谈后的第五天,徐明华接到一张停产整治通知。经过打探,徐明华才知道,还有56家重点企业同时被要求停产治理,另有412家企业被要求限期限产治理。这一重磅消息,让徐明华既意外,又震惊。要知道,对工业底子本就薄弱的临沂而言,这样的整治力度,无异于壮士断腕。

3月10日,是57家重点企业停产整治的大限。正在北京参加全国的张术平,当晚赶回临沂,现场指挥调度。

时至今日,再说起停产整治时的艰辛,无论是政府工作人员,还是企业负责人,都用寥寥数语带过。但只言片语间,依然可窥一斑:个别污染企业公然对抗执法,最后只能强行关停设备;一位环保部门的负责人,被陌生人长时间跟踪,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经历了很多不愉快的事,现场执法时,企业负责人、工人,都在指责我们。对千夫所指这个词,罗庄区环保局副局长杨东河感触良多,矛头都是对着环保部门,好像是我们故意跟企业过不去。

近4个月的铁腕治污,赢得了环保部的认可。然而,来不及歇口气,又一场风暴骤然来袭:7月2日,某媒体推出一篇临沂治污急转弯报道,强行关停不计后果区域性金融危机或将爆发15万市民生活受影响、盗抢案增多引千亿元债务危机……吸人眼球的文字,引来众多媒体围观,将临沂再次推上风口浪尖。

我们的态度是不回避、不遮掩,正面应对媒体报道,主动回应社会。林峰海坦陈,有争议并不是坏事,对工作还会有促进,我们认为大家的目标都是一致的,就是让沂蒙的天更蓝。

理不辩不明。截至2015年8月1日8时,百度搜索相关结果约30万个,相关新闻报道和文章1700余篇,微博实时热搜相关结果8000个。各种观点激烈交锋,支持临沂做法的声音渐趋高涨。

切肤之痛后的选择

盛阳集团的6家企业,齐齐被勒令停产整治。起初,徐明华仍抱侥幸心理。这些年来,每逢重大节庆活动,或者应对环保检查时,常有类似情况发生。按照以往经验,也就是一阵风的事,顶多停十天八天就能复产。

不成想,两个月过去,一点松动的迹象也没有。企业损失一天天累积,再拖下去,设备检修、职工稳定、资金流动等一连串问题都会爆发,徐明华心里开始发毛。有抱怨,也有愤怒,就觉得市里这两个新领导都是外来的,对临沂没感情。

不光是徐明华,那些日子,临沂很多企业老总心不平、气不顺,怨言满腹,直到经历了停产治理的阵痛后,才逐渐醒悟。徐明华便是醒悟较早、行动较快者。

就在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时,徐明华收到一封邀请函:市里组织企业负责人外出参观考察。这个节骨眼上,哪有心思外出参观?他心里嘀咕着,不情愿地随团行动。

然而,几个城市跑下来,徐明华越看脸越红。在参观途中的第四次讨论会上,他再也坐不住了,主动抢过话筒发言:我不想再看了,想抓紧回去干。人家不冒烟、不冒火能干好,我们为什么就不行?看看人家的规模,那才叫龙头企业。我们在干什么?啥都有,啥都排不上号。

他明白了,这次停产整治,政府并不是想关停企业,而是想倒逼企业转型。不能再打马虎眼,不能再沉浸于小作坊式的生产,企业做到今天,不光要赚钱,更要赚长久钱、干净钱。

在政府的支持下,徐明华毅然关停3家企业,将原先的焦化、建材、钢铁产能砍掉一大半,迅速投入26亿元转产不锈钢,从过去为不锈钢厂家提供原料,转型到自己生产不锈钢,其中仅环保设施的投入,就达2.3亿元。

不足一年,盛阳集团不仅自身占据市场主动,还吸引了3家下游企业落户,初步实现产业集聚。

脸红、出汗的不只是企业,还有当地政府。多年来,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不少地方政府很纠结。人穷志短,为了GDP暂时可以牺牲环境的心态,在部分领导干部头脑中占了上风。

临沂工业基础薄弱。上世纪80年代,一批乡镇企业点火、冒烟,为当地经济发展立下汗马功劳。由此产生的问题也显而易见:整个临沂工业结构偏重,高耗能、高污染、高排放。

罗庄区尤其如此。仅每年消耗的燃煤量,就超过临沂全市的一半。2015年的临沂环保风暴中,全市57家停产企业,罗庄区占了30%,而且都是大块头。

纳税前10名的企业中,有6家停产治理,政府的确准备不足,也一直在观望,担心经济发展放缓、财政收入下滑。罗庄区委段卫东,曾任临沂市环保局长,他说: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对污染的问题都有认识,也知道早晚得改。但总觉得几十年积攒下来的问题,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改变,我们曾想,能不能给三五年时间缓冲。

临沂经济欠发达,总量虽说过得去,但全市1100多万人口,算人均产值,在全省17个设区市中排倒数几名。面对经济下行压力,有人认为抓经济要紧,环保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必那么较真?有人则担心,铁腕抓环保,会拖累临沂经济发展。

这回,临沂市新班子不为所动,只要是整改验收不合格,就甭想开工。罗庄区因空气质量连年在全市15个县区中位列倒数第一,区长被临沂市政府约谈。罗庄人明白了,这次看来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迄今,罗庄区已相继关停41家企业。

为确保令行禁止,临沂实行常态化、全天候执法,借助无人机地毯式排查,夜查、突查、巡查不断。同时,综合运用连日计罚、查封查扣、停产限产等手段,对违法排污企业实行三个一律、两个必查,即一律停产治理、一律媒体曝光、相关责任人一律问责,对偷排偷放、违法排污的必查,政府和环保工作人员姑息纵容的必查,始终保持对环境违法行为严打严惩的高压态势。

2015年,全市共立案查处环境违法行为1462起,同比增长76%;处罚金额7060万元,同比增长127%;查处环境犯罪、治安案件236起,刑事行政拘留231人。已有11名地方政府负责人和16名环保部门责任人因监管不力被问责。

阵痛正变成重生的契机

空气好了,经济差了;民众点赞,企业抱怨——外界所担忧的临沂铁腕治污后果,真实情形如何?

临沂市统计局提供了这样一组对比数据:

2014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增长10.1%;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16.2%;规模以上工业企业3934家,主营业务收入10021.9亿,增长16.1%,利润、利税分别增长10%和11.4%。

2015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长7.1%;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13.1%;规模以上工业企业4053家,主营业务收入10115亿,下降0.4%,利润、利税分别下降4.5%和3.9%。

从上述数据看,2015年临沂部分经济指标下降,除了大环境的因素,不排除受铁腕治污影响。

在林峰海看来,治理污染,短期内难免对经济造成影响,但是,治污与发展并不矛盾,着眼长远健康发展,利大于弊。顶住压力,积极作为,持之以恒抓下去,能够实现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双赢。

另一组数据反映出结构效益和后劲:2015年,临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13.1%,增幅高于全省3.1个百分点,在全省17个设区市中居第一位;税收占财政收入的比重为83.4%,高于全省7.4个百分点,居第二位;工业用电量下降6.2%、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煤炭消费量同比下降22.9%的同时,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5%。

这组数据超乎预期,说明这几年临沂抓转型升级的效果正逐渐显现,不会因为一部分工业企业的停产治理就大受影响。再说,服务业在经济中的比重也在逐渐增加。临沂市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说。

在这位负责人看来,服务业增加值增长8.4%,高出GDP增速1.3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比重首次超过二产,标志着全市经济开始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变。

转型升级的效应,在盛阳集团体现得尤其明显。企业以前污染严重,一年全部产值也就50多亿元;现在仅新上的不锈钢项目,今年产值就能达到200亿元。不仅如此,我们一年里还少烧了81.6万吨标煤,相当于少排放51吨二氧化硫。徐明华说。

新生产线投产前,环保局请专家来‘会诊’,评估投产后能不能达标排放。徐明华对环保局的看法,就是从那次评估开始转变的,他们不是故意与我们为难,而是真心帮我们。

2015年,临沂市7家钢铁企业全部停产治理,低端钢材产量削减一半,却培育起了一个千亿级的不锈钢产业,成为新的增长点。没有环保倒逼,就不可能有这样的发展。徐明华说。

再看主战场罗庄区,段卫东直言不讳:停产治理,当然有影响。2015年财政收入比上年少整整4个亿。区里一方面要抓环保治理,另一方面还要防止财政税收断崖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