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5 月 20th, 2024

水俣公约:控汞刻不容缓(上)

admin

9 月 19, 2023

2013年初,在全国部分地区都笼罩在雾霾中、社会各界关注议论PM2.5 的同时,一项旨在全球范围内控制和减少隐藏在这浓浓雾霾中的隐形杀手——汞的排放的《水俣国际公约》,经过十余年的酝酿和多轮艰巨的谈判,终于在今年的1 月19 日凌晨获得了通过。
水俣是日本的一座城市,上世纪中期曾发生过严重的汞污染事件,这也成了一道工业化带给日本和整个世界的永远的伤疤。这次公约以此地命名,也是为了给全世界敲响汞毒害的警钟。
你所不知道的汞与汞毒害
你在生病时使用过水银体温计或血压计吗?你的手表、孩子的玩具里正在使用纽扣电池吗?你的家里已经改用节能灯了吗?你使用过汞齐来补牙吗?实际上,以上这些东西都或多或少的含有汞。
除了火山喷发、地热活动、自然风化、森林火灾、土壤排放和植被释放等自然原因外,由人类活动引起的汞污染经济成为如今全球性汞威胁的主要原因。在成为生活中常见金属元素的同时,汞也成了威胁生命健康的隐形杀手之一。
“汞与一般金属不同,它有三种形态,第一种是金属汞,也就是常态下人们见过的水银;第二种是无机汞化合物,第三种是有机汞化合物。”中国健康教育中心(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副主任程玉兰研究员在接受采访时说,“任何形式的汞对都会产生毒害,而且汞不能够分解或降解成无毒物质,这是汞污染最明显的特点之一。”
汞污染的另一个特点是其极强的可迁移性,液态汞有挥发性,汞蒸气对大气和环境的影响极大。研究表明,80% 的汞是以蒸气的形式向大气排放,煤的燃烧、采矿、冶炼、垃圾焚烧等活动都会向大气中排放汞。汞一旦进入环境,便可能通过水、空气、土壤等途径扩散,进入植物、农作物或富集到水生物体内,变成全球性污染物。
汞可通过呼吸道、消化道和皮肤等途径侵入体内,尤其金属汞蒸气很容易经肺吸收。同时,在一些厌氧微生物的作用下,汞还会生成毒性较大的甲基汞进入生物体和食物链。食用富含汞的水产品和稻米等,会对人类的脑部、脊髓、肾脏和肝脏造成伤害,其中受影响最大的人群是孕妇和正在发育的婴儿。“汞的危害,首先第一点就是致癌性,它能引起DNA 损伤并影响其修复,导致癌变。其次,汞能导致生殖细胞突变,引发流产和发育毒性,也就是诱发胚胎或者胎儿畸形。第三汞具有神经毒性,甲基汞极易透过血脑屏障在脑中蓄积,损伤小脑和大脑半球。第四,引发肾脏毒性。”程玉兰具体分析说。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13 年度全球汞评估报告》中指出,通过对考古和博物馆标本以及现代样本的检测,发现自工业化时代以来,人类和其他动物的牙齿或羽毛里面所含的汞呈直线急剧上升。如果这一趋势继续下去,包括人类的高等生物因为汞摄入量过高,将对进化产生难以预料的严重后果。
但目前公众对这个隐形杀手的认识却并不深刻。程玉兰研究员介绍,相关组织曾做过一个调查,问题:如果家里的水银体温计破碎或者水银血压计使用不当发生泄露,应该如何处理?受调查人群中,6% 的人认为不用处理,听之任之;52% 的人选择就地倒掉,其中直接倒入垃圾桶的占27%,倒入下水道占4%,8% 的人选择用注射器吸回来重新注入血压计;甚至有3% 的人曾经用手直接触摸过泄露出来的“汞滴”。
事实上,一支小小的水银体温计中约含有1 克汞。体温计破损后,如不做密封处理,内含的汞全部蒸发后,可使一间15 平方米大、3 米高的空间内空气汞浓度达到22.2 毫克/立方米,而人在汞浓度为1.2-8.5 毫克/ 立方米的环境中就很快会中毒。如果将这些汞倒入水体中,可以污染180 吨水,相当于三个人一生的用水量,在自然环境,可以使面积约为8 万平方米的池塘中的鱼全部死亡。
正是因为汞所具有的持久性、易迁移性、高度的生物富集性和高生物毒性等特征,使国际社会对汞污染问题关注程度的不断升温。全球汞污染国际学术会议(ICMGP) 自1990 年正式召开以来,每2-3 年召开一次例会,其参会人数从最初的一百多人增加至上千人。ICMGP 对全球汞污染问题的解决以及促进国际汞公约缔约进程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此次《水俣国际公约》的通过也成为全球在控汞和汞污染防治道路上的里程碑。
中国,控汞并非易事
“全球人为污染源每年向大气排放1900—2200 吨汞,其中燃煤与垃圾焚烧排放的汞占70%。在过去100 年中,约20 万吨汞被释放到大气中,目前仍有约3500 吨汞存留在大气中。” 程玉兰说。
“联合国从2001 年就开始进行汞污染评估方面的研究,2005 年讨论的时候,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用汞大国都希望这是一个自愿性框架协议,因为他们觉得强制性限制汞的使用进程太快了。发生根本性转变是在2009 年,曾主导过禁止汞行业出口的奥巴马当选总统后,美国政府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美国希望达成一个强制性的控制汞污染的公约,因此在2009 年,公约有了实质性突破。”参加日内瓦谈判的美国自然资源委员会(NRDC)汞污染和谈判专家、高级律师大卫·利奈特介绍《水俣国际公约》的谈判进程时说,“因为要在2009 年后的四年内达成一个全球关于汞控制的公约,于是经过五轮艰苦的谈判,特别是今年第五轮谈判,最后各国代表终于在1 月19日的凌晨达成一致。”
《水俣国际公约》主要从三方面对汞进行控制,一是汞产品的贸易,二是汞产品的使用,三是汞的排放。在国家环保部科技标准司今年年初发布的《汞污染防治技术政策》( 征求意见稿) 中,明确了为履行《水俣国际公约》要求,未来国内涉汞行业污染防治目标是:到2015 年,涉汞行业基本实现汞污染物的全过程监控,含汞废气、废水稳定达标排放。
到2020年,含汞废物得到全面控制,资源利用、能源消耗和污染排放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但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无论从汞矿开发、汞产品使用还是排放角度考虑,要按照公约规定的时间和标准实现公约要求,对中国来说,如不痛下决心,都非易事。